凸守f

梁纶。全职/魔道。幸会。

许博远和他的姑娘


许博远第一次遇见他家姑娘的时候,是在第六赛季的尾声。蓝雨打赢了微草,屏幕上巨大的荣耀出现的时候,全场的氛围瞬间被点燃开来。许博远张了张嘴,终是哑了声调,有些傻愣愣地盯着发呆。

粉丝团聚集在一起跑到比赛的体育馆附近一家ktv里庆祝。大部分都是荣耀里的熟人,大家玩得很嗨,笑得很开心。一疯起来喝酒就没个度,一群人鬼哭狼嚎闹到了大半夜。最后还是仅存一丝理智的许博远组织散了场,担心一些女孩子的安全帮她们联系了朋友来接。

人都陆陆续续走了走,接了接,无一例外笑得醉醺醺的,甜到心窝里。到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在游戏里关系不错的女孩子窝在沙发上,眯着一双醉眼冲他笑。

“蓝桥,我跟你说哦。”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嘉世粉。第三赛季嘉世拿了三连冠的那天晚上她跑来找我,向来文静内敛的一个人那天晚上喝得满脸通红,站都站不起身来。一个人抱着酒瓶只会乐呵呵地傻笑。”
“我忍不住打趣她,说姑娘这是遇见了什么好事啊笑的这么开心。她笑得更欢了,眼睛亮亮地说,天大的好事。”
“那天晚上她在我家留了宿。后半夜我口渴醒了,看见她还没睡,似乎是醒了酒,坐在窗台旁边看着外面的月色发呆,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当时的我还没有成为蓝雨粉,只是偶尔关注职业比赛。我无法确切地体会她当时的心情,我只是知道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她当时是什么心情。真的很开心啊。也很骄傲。”

她突然低了低头,抽出一张纸巾胡乱擦了擦眼睛。抬头又是笑魇如花,只是脸上的妆面因为泪水有些糊在了一起。

许博远张了张嘴,半天没哑出一个句子。

“我朋友来接我了,走啦。”她站起身来,朝门口站着的姑娘挥了挥手。许博远忙说了句注意安全,抬头却撞进那位姑娘温吞的眸子。他的姑娘穿着一件白T和牛仔,黑白的板鞋,普通到丢到人群里都捞不出来的装束。但那一双眼睛却着实好看到了极点,许博远有些恍了神,只当是醉了。

“好的,你也注意安全。”

许博远摇了摇头,把两个女孩子送上了车才自己搭车回家。那天晚上许博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一阖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出那一对眸子。清浅的瞳色,似乎是带着人间四月天的温柔而来。

不妙啊。许博远用手盖住脸想着。

第二天登上游戏的时候,那个女孩还没上线,大抵是回去之后又哭了一场,下本的时候她声音有些哑。许博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提起他的姑娘。

“昨天来接你的女孩子就是你那个朋友吗?”

“是啊。就是她。”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地嚷嚷起来。
“她打荣耀很厉害的,蓝桥,竞技场你不一定打得过她。”

许博远心怦怦跳,仿佛要跳到嗓子眼。他压住声线似是平常。“哦?她ID是什么?”

女孩心直口快,打在了消息框上。许博远有些愣愣地看着那个ID,念了几遍,只觉得好听得紧。

后来几天许博远开始留意这个ID主人的动向。他的姑娘随意自在,像云,漂浮不定。他下定决心去找他的姑娘。他的姑娘开始也没注意到他,尽管蓝桥春雪当时已小有名气。他的姑娘只当是萍水相逢无须挂齿。

他频繁地出现在她身边,任旁人指指点点。他的姑娘也是好脾气的紧。发觉这个人一直跟着自己之后还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许博远手搭在键盘,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他的姑娘。最后用了最没出息的一招。下线遁。

许博远想说你怎么这么没用呀,以前只见得你笑话别人恋爱掉智商,怎么今儿还用起了下线遁这种低级手法呢。

他围着电脑转了几圈也没敢上线,索性吃了饭再重新上线。许博远闭上眼睛刚调整好呼吸,一睁眼就看见他的姑娘还站在他面前等他,看见他上了线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许博远愣了神,心脏似乎猛的漏跳一拍。然后许博远就看见了他的姑娘发来的消息。

“刚才你突然下线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你没事吧?”
许博远顿了顿,有些生硬地打出两个字。“没事。”
“没事就好,那我走啦。”

他的姑娘打完这一行字就操纵着角色打算离开。许博远咬了咬牙,心想,人不能这么怂。整理语言,手指飞快敲击键盘打下一行字。

“姑娘,我是说,今晚的月色真美。”






有人来名朋找我玩吗umm。孤寡一个许。

叶神生日快乐!

叶秋生日快乐!

20岁的人了少抽点烟啊。

喂。

叶修。

我喜欢你。

【渚业】成精系列.

   咳咳,各位小仙女们下午好啊。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首先,先说明一下我的身份。在下名机智。咳...是一部手机...

  嗯...是小恶魔赤羽业的手机。
 
  作为他的手机,他的任何一切我都清楚透彻。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人啊,喜欢吃什么啊,喜欢喝什么啊什么的,我可是都知道的哦。

  喂喂喂,这位小姐,就算你知道他喜欢喝草莓牛奶也不用把自己打扮成草莓牛奶的样子吧???
 
  等等!!你在干什么!!一言不合就扒衣服!?就算这样你也得不到他的,他爱我!!

  【草莓牛奶被机智制服了!】

  咳...其实是这样的...

  最近啊...业君有点异常(严肃)。
向来懒得记录事情的业君开始写起了日记。

  写起了日记!!
  异常!对!
  所以!作为他可爱的手机,我有权利和义务去关爱他的情感和生活,所以我看了日记内容!
 
  【  “喂喂喂,偷看别人的日记你为什么那么理直气壮啊。”】
  【“写在我身上的,不算偷看!(???)你再说我我就不继续说了!”】

  嗯...然后,我发现业君的日记里频繁地出现一个叫做“小渚”的人。

  小渚!小渚!叫的这么亲密!啊!沃药打洗她!

  不仅仅是提到她,业还会经常偷拍这个小渚的照片(叹气)
我的业不可能这么痴汉!

  啊?你问那个小渚长得怎么样?
  嗯...虽然她算是情敌(?)吧,但是不得不承认她长得超级可爱的,眼睛很大,很温和,纤细的感觉。尤其是她的头发!冰蓝色的超好看!(尖叫)

  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摸清她的头发究竟是怎么绑的!生气!

  (愤怒地喝一口草莓牛奶)
  (啊,触电了。)

  嗯...然后一直这么平淡下去。直到有一天,业的日记里出现了这样一段话...
“小渚吻了茂野啊...真是的,看不出茂野喜欢他吗!茂野给我离他远一点啊!”
 
  这个小渚真是不安分呢!有了我业还要去勾搭什么茂野!

  茂野也喜欢他?这个小渚好招人喜欢啊。

  ...
  ...???
  他???他???
  小渚...是男的???

草草草草莓牛奶呢,快拿来电我一下!!!

我回来了。冷冷冷冷静了。嗯。

我觉得我明白了几件事:
‌小渚是男孩子。
‌业君喜欢小渚,业君喜欢男孩子。
‌我不是男孩子。
‌啊啊啊!!!
草莓牛奶我们去殉情吧!

咳...心理打完架之后,我接受了小渚是个男孩子这一事实。
中二攻X温柔受。挺好。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会觉得好萌也不知道咋回事。

业君依然在日记里痴汉小渚,本机智也平静了。

后来...某一天,业君和小渚吵架了。为了想办法让他两和好,可是愁白了我的屏幕啊。

还没等我想出好办法,业君就气势汹汹地抄起草莓牛奶去殴打小渚了。

原因是因为小渚发来的一段视频,业君点开之后就红了脸。

按耐不住好奇心。我点开了。

....
....
....

我看见...业君眼角发红,大张着腿,红发无力地垂着,身上布满了痕迹。不禁感慨,这样的业君真是诱人啊。忍不住吃了他。

没等我再多痴汉业君,我就看见一个冰蓝色头发的少年在业君身上埋头苦干着。

冰蓝色的头发被神奇地扎了起来。

我好像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我业才是被压的那一个???

好诱人啊。(痴汉脸)

然后我瞬间就倒戈了。萌死了。

以及,他们现在似乎打算租房子一起住了。

嘿嘿嘿。

这里是机智,为您全程报道。

END

嗯...我业真的超级诱人的!!等不到太太产粮只能自己抱着碗撒糖了orz

渚业真的好冷啊orz明明超萌的!

(这个人十分无奈

总而言之这个写的超开心的x

欢迎捉虫qwq

来找笔者玩啊ww

【太宰治X你】心机

一阵落水声。人群一阵骚动。太宰治顿住脚步,挑眉,这是有人要自杀?不禁玩味。迈开步子,径自穿过人群走到河边。

黑色的长发散开,在水里纠缠着,放肆着。你的脸上溢满了被他人称为绝望的东西。“...这种死法...咳...不是自愿的就太不对了...救救我...”你盯着他黑灰的眸子,嗓音哑极。说完便像是自生自灭般,像下沉去。

听见“噗通”一声,你不禁勾起一抹成功的微笑。

太宰治看看眼前的女孩,若有所思。你有些不安,生怕被他看出这些一切。眼皮微微颤抖着,可就是不睁开。我落水了,需要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你在心里碎碎念着。

太宰治笑。她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脸上还挂着一副落水后苍白无力的模样。太宰治了然。俯身凑近她的脸。

你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心猛地怦怦跳起来。那是...那是...那是太宰先生的呼吸啊!

你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在了你的唇上,凉凉的,一如他这个人。他轻轻打开你的双唇,带着淡淡薄荷的味道,将呼吸送入你的口中。

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他便已离开你的唇。你不舍。
正在你想着是不是该睁开眼睛了的时候。你听见他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姐,愿意和在下一起殉情吗?”

...愿意啊!你在心里呐喊着,面上却不动声色。你并没有忘记你是个“落水者”。

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你轻轻张开眼睛,仿佛迷茫。看见站在身边的他,你故作惊讶。

“诶...是您救了我吗?真是太感谢了...”你站起身来,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向下滴着水。
哒...哒...哒...

你仿佛得到了鼓励。走前一步,声音颤抖着,“那个...恩人,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啊...太宰治,小姐。”他笑笑,眸子幽深。

你低头似思考的模样,“唔...太宰先生?这么称呼您吧...”
“那个...周末你有空吗?作为报答我想请您吃顿饭...”你手绞着衣角,担心极他拒绝。

他伸手摸了摸下巴,突然凑近了你的脸,“我说...小姐...”
“嗯?”你闻声抬头,朝思暮想之人近在咫尺,你的脑子倏地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啊啦,会不会太快了呢...”他低低地笑着,声音透过耳膜瘙痒着你的心。“啊?快...快吗?这个进展应该不会多快啊...”你呐呐地回答,话一出口便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咳...我的意思是只是吃一顿饭...没什么快不快的...嗯...嗯!”

“哦?是吗——?”他故意拉长了音,你随着紧张起来。“小姐,今天是你第一次遇见我吗?”“...是....是啊....”你磕磕巴巴地回答。内心无措。

“欸——在下可是遇见过小姐很多次呢.....”他顿了顿,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慢悠悠开口。“比如说,午后的男士更衣室里突然出现的女孩子...躲在衣柜后面偷看在下换衣服还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呢...再比如说,在下的每一个任务点都会出现的一个鬼鬼祟祟地,偷偷跟在旁边的某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呢——?”他摆摆手,故作不解。

“啊咧,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呢,是生病了吗?”他好奇地看着你因为羞耻而涨红的脸,关心的模样。“...没...没事...”你的声音小极了。

“诶...没事就好,要是不舒服的话在下可以送小姐去医院呢,毕竟小姐可是不小心失—足—掉进水里了呢。”

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话说回来,小姐,你觉得这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天真到以为我不会发现呢?是她实在太笨了,还是——她低估了身为武装侦探社一员的在下的实力呢?”

“我...我...我不知道啊....”你急得快哭出来了,眼角泛红。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行为全都被心上人一一揭露,真是...太羞耻了。

大概...会被当成是变态的吧...

他盯着你泛红的眼角,揉揉你湿漉漉的头发。垂下的发丝挡住了你的视野,你看不清他眼睛里有什么,只听见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淡淡的,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一样。
“小姐,你有这么喜欢我吗?”

不知为何,你有种想哭的欲望。

你拢了拢发丝,它已经不滴水了。直视他的眸子,认真而坚定地回答他。“我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但是我知道我的世界离不开你,尽管你的世界里我才刚刚出现。”

他没有说话。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真是败给你了。还有,谁说你这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他笑,用他那缠满绷带的手拉住你的手,膝盖前屈,微微用力,单膝下跪。

他吻吻你的手,看着你的眼睛。
“小姐,愿意跟我一起殉情吗?”
“好啊。”你笑着回应他,眸子弯成一轮月。

——END

(小剧场)
深夜。太宰治抱着你,跟你咬着耳朵。“跟你说个秘密噢——”你挂着贼兮兮的笑容在他耳畔呼气,“我当初可是省游泳冠军。”

“噢。”他平淡地回应。

“???”
“我也跟你说个秘密吧。我是那届比赛的季军,不过你应该不知道我,我用的假名,画了妆。”
“????这么说你知道我是假落水??”
“嗯。”他懒懒地回答。
“戚!心机太宰!”
“太宰夫人比起在下不遑多让。”

故意落水这个梗源自微博。
算是小甜饼吧...反正我就是要和太宰在一起。任性。
算是自我吐槽吧,真的好快啊...
衣服头发都还湿着,也不理。就想着谈恋爱谈恋爱谈恋爱撩太宰撩太宰撩太宰。
啧啧啧,就不能学学笔者,矜持一点吗。

【我x大天狗】枯球

  笔者的日常抽风产物,应该会是BE,但是也可能是HE,要看笔者心情   ,咳咳,是情节发展...嗯...

  坑大轻踩,填坑者甚懒注意

以上。

    与神明共处让我疲惫,很多很多的麻烦。我厌倦了,为了安逸,我离开了他。

     离开之后,才明白,原来已经离不开了。   

1.

  他微笑起来,半眯着眼,把玩着一片落下的枯叶,漫不经心地问:“那你有过一刻是为我动心了的吗?”我看着他,心头仿佛插着一把刀子,血淋淋的。我感觉到我摇了摇头,小心而又残忍。

  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一如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是手垂了下来,叶子脱离了他的手,只能孤独地、悲哀地落地。他的双拳紧攥起来,指尖用力得青白。我不敢看他,我怕他看见我的眼睛,那里藏满了懦弱与无奈。

  “那么,余生安好,平安惟愿。”他转身,枯叶被踩的嘎嘎作响。像哭一样的声音,真难听。我想着。

  他说,再见。

  再见。我听见了我的声音。

  后来啊,我再也没见过他。那个笑起来会很好看很温暖的少年似乎就这样消失在了我所能到达的地方,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美好却又残酷的世界上。

  直到那天。我记得那天天气阴沉,与美好的他完全是两个极端。可是,他出现了。他挥舞着巨大的黑色羽翼,神情张扬,一别当初。他跟在一个浑身充斥着阴暗气息的男子身边,那个男子的眼神仿佛是一只猛兽,盯着你看的时候,会让你不寒而栗。我不喜欢那个男人。

  我盯着他,心被狠狠揪住,眉间抹上了悲哀。

  可...明明离开他的是我,抛弃他的,也是我。

  他皱眉,薄唇轻启:“汝挡住吾之大义了。”听说啊,薄唇多薄情。

  大义啊...你的大义,又是什么呢...

  不值钱的泪水脱离了眼眶,一滴一滴地落下。心中纵使有无数言语想倾吐,也只能化作泪水。真是差劲。

  他瞟了我一眼,那一眼让我的心坠入了冰窖,挣扎着,却再也起不来。

  那一眼里,没有厌恶,没有愤怒,只有虚无,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我对他来说,现在什么也不是了。我想着。

  

  呐,我说,我好像听不见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了。

  他走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背影。我看着他离我远去,一如从前。但我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就像我当初为了安逸而抛弃他一样,他终于也为了他的大义而抛弃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