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执执纶子

一个破屯文的死咸鱼。
你要是给我评论我会开心炸。

许个愿吧!

学业问题双周弧。更新看几率掉落了......努力一把好了!

不甘心现状!加油大家!

【叶黄】命中人 2

☞大将军算命流

“还真是你啊老叶!叶王府不是说你失踪了吗?”

黄少天惯性抬手一拳打中来人的肩头,怀里的肥鹦鹉一抖颤颤巍巍扑腾着翅膀飞起来。

叶修懒洋洋挠了挠耳朵,另一只手颇为嫌弃打了打笑嘻嘻的人的手。眼睛盯着肥肥的鹦鹉,语气不咸不淡。

“我家老头什么性格你也不是不清楚,出来走走都能说成是离家出走。”

他顿了顿,嘴角稍带上点无奈。

“当初那件事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呗。我说出来散散心他偏是觉得我又会跑到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去,死活不松口。当我是离家出走一样。”

黄少天扬扬下巴,刚想说可不就是这样吗。叶修又摸摸鼻子摆了个无辜的表情说。

“罪名都背了那还不如坐实了。嗯,于是我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了。”

黄少头沉默了一会儿,无比同情看着他。

叶修正逗弄却邪逗得开心,抬头就看见黄少天的眼神。他跟着沉默一下,皱眉满脸严肃。

“黄少天黄大将军,我是自愿出走,不是被扫地出门,你不要用那种看乞丐的眼神看我。我发毛。”

黄少天撇撇嘴,认真打量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哪里戳中了他,他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哎成。不过按我说啊,你这不像乞丐。你先把你这身白衣服换了,或者像却邪一样去泥堆里滚一圈,手动上色。我还可以好心帮你把脸弄脏弄丑,不像乞丐不要钱。”

黄少天想了想,又补充几句。

“不过依本将军看啊,以你的气质没人会给你钱的。欸要不,你当江湖骗子吧?这个倒是很适合你欸——”

黄少天开了话匣子,打炮一样嘴里停不下来。说得越来越激动,激动着激动着他突然反应过来。

叶修是不是太安静?

他乖乖闭上嘴,看到叶修深沉的眼神忍不住心里直发毛。他摸了摸自己的并不是很鼓的钱袋,心里警钟作响。

卧槽他这是什么眼神,饿疯了吗?他该不会是真沦落到要当乞丐了,不甘心所以盯上小爷的钱袋了吧?太堕落了!堂堂礼部尚书的大公子居然沦落到要抢别人钱袋的分上?

太惨了!我现在是不是该大手一挥请他吃顿饭让他记住我的恩情啊。

黄少天这头心里正犯嘀咕。叶修却没理他为什么突然沉默。他拧着眉头认真想了想。

黄少天说得没错啊,实在不行我可以去当算命先生啊!就凭我这阅历,看人错不了。暂时性,暂时性为了钱忍忍。

两人面对面心里都打着自己的算盘。

叶修打定主意看了他半天,也没看出黄少天要开口打破沉默的样子。他清清嗓子轻咳了一声拉回黄少天的注意力。

“哎我觉得你说的行。”
“而且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合作伙伴,并且我觉得你就很合适。”

黄少天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叶修。

“啊??”




tbc

——————————
absnjsjs!
像笔者一样纯洁无比的友谊。
花式跳水洗盐。

【叶黄】命中人 1

☞大将军算命流

“话说那蓝溪阁副阁主黄少天哪,生得是剑眉星目,潇洒恣意。只说是当年那一人一剑率百军破万将!乃是真正的剑圣!”

说书的老者胡须一颤,语气高昂,激动得面涨通红。见他人皆是一副热血赞同的模样,那说书人顺了一把胡须平稳情绪,又继续说起黄少天的战功战事来。

黄少天忍不住笑出了声,嘴角能咧到耳根。

感情这难得来一次酒楼听说书就是自己专场啊?

他双腿随意交错撑在木桌上,眸子向下随意扫了几眼定格在那老者身上。

说书最忌讳内容太过广为流传,无奈黄少天此人太过耀眼,做事又十足张扬。这老者也只能从小册中胡乱绉一些来对付众人。

黄少天起先兴致颇浓,待这认真一听。挑了眉神色有些嘲弄。

这全瞎编的啊。不过这编造的也是很真了,要是是现场编的这人还真是个人才嘿。

他没兴趣接着听下去了,随手从桌上拿了个大红苹果塞嘴里啃起来,慢悠悠迈开步子下楼。

嚯!可真是人山人海啊。不过要是他们知道本尊就这么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会是什么表情呢。

黄少天笑嘻嘻地想。不过他也知道这副样子没什么人能认出他来。他本来就常年征战沙场,没有多少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更是他此时一身粗糙的灰布衣,衣着简单得丢人堆里也找不出来。唯一能引人注意的大概也就这张俊朗的脸了。黄少天摸了把自己的脸,毫不客气给自己戴上俊朗的大帽子。

他自己给自己加足了心理戏。那头的老者似乎发现话题过偏,没多少人爱听。当即立刻变口风,老神在在说起黄少天的感情之事。

“要说这黄将军啊,也是个痴情种!自弱冠时对长公主苏沐橙一见钟情被拒绝后,便从此没听闻过他任何关于情之事的传闻。嘿,您别说。我可就靠这说书生活咧,怎能骗您哪!”

黄少天脚步一顿,低着头靠在门边看不出表情。他想,我喜欢苏沐橙也是年轻时候的事了,你们念念念念念念能念六年?!人家现在和周王周泽楷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你还扯出来?还有你说不骗人那你前面说的战事里的黄少天不是我吧?

黄少天心里正拿着一杆枪对着那老者捅捅捅。

“但是哪,江湖上又有传言说——”

说书的老者故意拉长了声音吊起胃口,黄少天心里一个咯噔,感觉不妙。他深吸口气迈开腿,眼不见为静。

“这黄少天黄将军啊,早就和他们军师喻文州私定终生了!”

黄少天前脚刚迈出去,后脚那老者就开始说起了小道。黄少天一口苹果差点噎死在喉咙里,他猛咳几下,脸上涨得通红,转身刚想一个箭步上台子抢了那老者手里的小册扔地上。

“造小爷谣就算了,这么离谱也敢瞎说出来?!”

他的声音迅速被淹没。台下的坐客纷纷啐了那老者一口,气氛瞬间躁动。

黄少天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剐了那老者一眼,迅速离开记住了这酒楼的名字。

“这叫什么,乐极生悲?气啊!我这天天在战场上,哪有时间谈情说爱啊!老子洁身自好也有这些传闻?再说了关我们阁主什么事儿啊!老子喜欢的是姑娘啊!白白嫩嫩娇娇滴滴的姑娘!”

黄少天越想越气,鼓起腮帮子愈发用力嚼着苹果。泄愤般走得飞快,稍平息些他抬头望了望四周。看起来像是集市。

黄少天摸了摸身侧的钱袋,思考着接下来去哪。冷不防一朵花砸进怀里,黄少天愣了愣下意识抬手接住。不远处几个小姑娘看见他的动作忍不住笑起来,中间稍大些的姑娘抬手拍了她们几下,耳垂红得滴血。

他眨眨眼睛反应过来,对着那中间的小姑娘扬扬手里的花。轻亲了一下花瓣,对她露个笑容。

还未等那小姑娘有所反应,一个稍重的东西直愣愣往怀里飞。黄少天有些错愕低头,就看见一只肥肥的鸟使劲往他怀里拱。脏兮兮的鸟尖细地叫着他得名字。

......

黄少天意识一阵放空。

确认它叫的是黄少天这三个字,黄少天才伸手把它捧起来。看着它好像全身在污泥里滚了一圈的样子,小心翼翼开口。

“...却邪?”

肥肥的鹦鹉在他手里滚了一圈,随便叫了一声算是回答。黄少天用拇指揉了揉鸟脸,抬头四处看了看,视线定格在那道修长的身影上。

叶修走近几步,食指随意搔痒了一下鸟肚子,轻笑一声。

“哟。”

tbc